首页 > 食安山东 > 食安网站 > 正文

食安山东征文:我家豆面灯引爆朋友圈

核心提示: 现在电灯、节能灯各式各样。一年到头不管平时还是节日,夜晚华灯初上,亮如白昼。光污染甚至成了世界难题。尤其正月十五闹花灯,不管花灯多么奇形怪状,其实闹的还是披着华丽外衣的电灯,让人觉得没什么稀奇的。

青岛蓝谷高新区中学七年级八班:赵旭

现在电灯、节能灯各式各样。一年到头不管平时还是节日,夜晚华灯初上,亮如白昼。光污染甚至成了世界难题。尤其正月十五闹花灯,不管花灯多么奇形怪状,其实闹的还是披着华丽外衣的电灯,让人觉得没什么稀奇的。

谁知今年寒假,因为我妈做了几盏土不拉几的面灯,被我发在朋友圈,竟然几乎引爆我整个朋友圈。

话还得从头说起。

我妈妈有一手跟姥姥学来做豆面灯的巧手艺。

今年正月十五,妈妈说要做点稀奇玩意让我和弟弟乐呵乐呵。她和好豆面,面板上放小半碗花生油,用手粘着花生油揉面团。黄豆面团变得黄橙橙的,滋润顺滑了,母亲开始揉捏成形。呆头呆脑的猪头灯出来了,又做小猴推磨。小猴撅着个屁股,卷个尾巴,调皮可爱。妈妈又做莲花灯,做鼓眼泡的金鱼灯,元宝灯,扭扭嘴儿的石榴灯。

我和弟弟高兴地抓耳挠腮,又蹦又跳。终于忍不住动手了,一人揪一块面团,沾上点生油,用小手揉着玩。我学妈妈的样子捏一个花仙子,弟弟学捏一个孙悟空。我俩眼高手低,我的花仙子一不小心成了老巫婆,弟弟的孙悟空丑得像猪八戒。我们嘻嘻哈哈一边笑着玩着,一边听妈妈讲故事。

母亲手上麻利的忙碌着,嘴里炫耀姥姥小时候给她讲家庙观灯的热闹。我妈刚开个头:“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

我和弟弟就大声笑起来。这故事开头跟我糊弄弟弟讲的故事撞车,弟弟缠着我讲故事,我就糊弄他:“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

“下面可不是庙里有个老和尚,而是老道士。”我妈纠正。

原来姥姥娘家村里真有个大庙,关帝老爷庙。每逢初一和十五老爷庙里的老道士撞钟,全村都能听到。老爷庙的钟声响了,家里的女人扔下针线带上孩子,田里的男人丢下锄头,走去老爷庙,到大殿上跪经。老爷庙里的大松树两人才能合抱得过来。曾祖父经常找庙里那老道士下棋,下到忘了吃饭。年幼的姥姥去叫曾祖父吃饭,不进庙,站外面拍拍庙门上的大门环。那道士后来坐化,流下长长的鼻注,真身被埋在村庄西南岗的塔下,他的兄弟每年清明节从外地赶来给他的塔刷油漆……

妈妈的故事像家里那些泛黄的老照片,我听不止一次了。母亲絮絮叨叨讲着,让我拿牙签缠上一点棉花做灯芯,插到母亲做的各式各样的灯上.。她自己指头蘸着生油,再挨个抹抹,让它们看起来油光光的发着亮。面灯就算完工啦。

盘子里黄澄澄的鸡猴猪鸭鱼,姿态各异,生灵活现。

这是元宵节家里供祖的灯。

爸爸和弟弟在厨房做地瓜灯。挑出细长直溜的地瓜,截成小段,也插上棉絮缠好的牙签,淋一点生油,擦亮火柴烧一下,让生油融进棉絮,更易燃些。地瓜灯是元宵节傍晚送去祖坟照亮的。地瓜灯放在坟头燃尽了油,也就任其自生自灭了。

晚上,我和弟弟在院子里放花子,爸爸发礼花。我把电灯关了,点燃豆面灯,朦胧昏黄的灯光里这些姿态各异的鸡鸭鹅鱼,似乎要跳下桌子,昂首阔步跟我们一起玩起来。我们家因为豆面灯,过了一个新鲜有趣的元宵节。

元宵节一过,豆面灯从供桌撤下来。母亲切成薄片片,放簸箕里晾成半干。炒白菜粉条的时候,抓上一把,吃起来既有嚼头,又有香头,比单吃白菜好很多。炒芋头也抓上一把,软糯的芋头跟它的嚼劲,刚柔相济。

我妈说豆面灯是过去生活不好,老百姓家的一大发明。豆面灯可观,可娱,可用,可吃,老辈人把物尽其用的智慧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的同龄小伙伴很少有人知道豆面灯。我在朋友圈炫耀我妈的看家手艺,几乎引爆了朋友圈。不断有人询问这是什么,用什么做的,用来干什么的。我喜滋滋回复朋友圈轰炸似的提问,直到元宵节晚会结束还不算完。

我爸感慨,现在这些老玩意都不见了,孩子们的生活变得真单调。

传统文化课上老师说到文化遗产,我讲了姥姥留给我妈的这门手艺,由一次引起同学们羡慕嫉妒恨。老师让我们比对过去与现在生活的进步和退后,同学们争论了半节课还意犹未足。

这件事让我懂得了优良的民间传统习俗不可丢。

我要把这门手艺传下去,让宝贵的民间文化生生不息。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张召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