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食安山东 > 食安网站 > 正文

食安山东征文:百年传奇聚乐村

核心提示: 1918年冬天,博山怡园清音阁内茶香袅袅,张焕宸等一众乡绅齐聚于此,眉宇凝重,却又时时透漏出欢愉之色。在长达几个时辰的商谋策划后,他们终于达成一致,决定在博山的黄金地段成立一家高档次的饭庄,取“聚太和气,乐适意游”之意,将该饭庄命名为“聚乐村”。一个百年老字号的传奇从此开始。

作者:李福源

1918年冬天,博山怡园清音阁内茶香袅袅,张焕宸等一众乡绅齐聚于此,眉宇凝重,却又时时透漏出欢愉之色。在长达几个时辰的商谋策划后,他们终于达成一致,决定在博山的黄金地段成立一家高档次的饭庄,取“聚太和气,乐适意游”之意,将该饭庄命名为“聚乐村”。一个百年老字号的传奇从此开始。

动荡中诞生的百年老字号

1919年1月18日,巴黎和会开幕。英美法三国各怀鬼胎,拒绝了中国收回主权的正当要求,直接把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由日本继承。消息传达北京后,5月4日,北京学生3000余人举行爱国游行示威,抗议巴黎和会的强权和对北洋政府的不满。当时山东省议会亦复电北洋政府说,“迭经各界会议拼死力争,若挽救方法,必须从偿还废约着手。鲁人请愿毁家破产,担任筹还。务肯竭力主持,用救危亡”。举国上下虽竭力抗争,中国代表团顾维钧等人亦拒不签字,却无力改变既定条约内容,山东依旧落到了日本人手中。这一时期前后,帝国主义加紧了对中国的经济掠夺步伐,他们对掌控区内的矿产、资源、交通、制造等紧紧攥在手中,如附骨之疽,贪婪地掠夺着一切。据有关资料统计,当时仅日本在中国的商行就有五千多个,特别是在山东地区,他们不择手段进行经济渗透,达到独占的目的。

同一时期,国内“南北战争”和平会议召开,各地军阀混战暂停,国内在短时期内出现了相对稳定的政治局面。一部分民族资本家和手工业作坊主抓住这短暂的和平时机,趁机发展起来。

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期,正是博山近代史上作为鲁中重镇蓬勃发展的黄金时期。这一时期,胶济、张博铁路贯通,中外经济势力鱼贯而入,进一步刺激了博山煤炭、陶瓷、琉璃三大行业的兴盛,同时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玉辇纵横过主第,金鞭络绎向侯家。”此时的博山,工业空前发达,制造业、手工业、饮食服务业等各种行业也搭上了经济发展的顺风车,在博山境内遍地开花。经济的发达促使对外交流日益增多,商贾巨富、达官显贵往来博山也日益频繁。

来自海内外的商人在博山经商洽谈、住宿娱乐,却苦于没有一家高档次的饭庄供他们接待消费。市面的繁荣、经济的发展也给当地的民众创造了众多的就业谋生机会,百姓们的生活也随之殷实富足起来,平头百姓对日常饮食和宴请宾客也有了更高的要求,不再满足于狭小的酒馆茶肆,也需要有一家相对排场的饭店满足自己的消费需求。

时任博山商会会长的张焕宸抓住时机,决定牵头成立一家能够代表博山饮食水平的、高规格、上档次的饭庄。聚乐村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应运而生。

强强联手,逆境中发展成长

张焕宸(1868—1947),原名新曾,以字行世,博山西关街人。 1897年中举人,1903年毕业于工部主事进士馆;选授直隶肥乡县、昌黎县知县;辛亥革命爆发后,即赋闲于家。丰富的阅历和超凡的洞察力,使其对博山社会发展和对各界人士的需求有比常人更深的了解。在经过长时间的分析调查后,他认为在博山筹建一座高档饭庄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决定倾力尝试一番。

1918年,乡绅们即已启动了聚乐村筹划事宜。1919年2月,他们以集资方式筹集资金建设聚乐村。根据当时发售的王雪峰名下的原始股票证实,聚乐村当时共筹集壹万吊铜元,分做伍拾股,每股二百吊。总经理栾思阶,协理由栾玉瑭、王广镛、栾玉琢、王广福、王德汉五人组成。股票的经发人由石毓琳、杨子才、石毓尧、张焕宸、史叙九、贾光亭等组成。

经过仔细勘察,他们选择叠道路北轿杆胡同与陈家胡同的拐角处作为饭庄地址。这里地处博山黄金地段,北对车站,东靠税务街,西依西冶街,南通大街,地点适中,四通八达,客商行旅就餐十分方便。经过选址、筹办、装饰,聚乐村很快就开张营业。张焕宸亲笔题写的“聚乐村”被刻制成金色大字匾额,悬挂于正门上方。清末著名书画家、后任山东省教育厅长的王讷以此题写了“聚太和气、乐适宜游”的大幅门联。据说,当年单制作这块牌匾上的三个鎏金大字就耗用了一两黄金。至今这块淄博市现存最早的餐饮老字号牌匾仍然完好保存于博山聚乐村食品有限公司,成为见证聚乐村饭庄历史辉煌与世纪沧桑的珍贵文物。

在厨师人选方面,张焕宸邀请名厨栾玉琢领东,王广镛任业务经理,刘岱峰担任帐房。栾玉琢出于博山栾氏名厨世家,早年在济南等地各大饭馆掌勺,有一手绝妙的烹饪技艺;他跟随张焕宸赴任业厨多年,精通北京公馆菜的制作工艺。王广镛系清末御厨,也是博山菜系的开山宗师,经名厨师郑广成、郑广木指教和清廷御厨袁发传授,学得一手上乘烹饪技术,厨艺兼红白两案,通晓济南饭馆菜的烹制方法。王广镛18岁就在泰安给张勋包饭,制作的饭菜一日三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重样。两人强强联手,珠联璧合,一出手就比周围饭庄高出不少档次。

当时聚乐村共有人员共17人,其中经理1人,副经理3人,红案3人,白案3人,看座伙计4人,会计1人,其他为学徒工。由于从业人员素质过硬,分工明确;加上聚乐村环境优雅、菜品考究、味道独特、服务周到,甫一开张,即成为同行业中的佼佼者,不仅享誉博山,更是驰名四方。临近各地的商号、厂矿等,凡有宴请,即设在聚乐村,以自增身份,被宴请者亦倍感殊荣。其他如祝寿、乔迁、结婚等工事,也以在聚乐村请客为隆重。官场中的升、遣、调、补,各种代表团的参观访问,也多在此送往迎来,就是过客商也慕名光顾。聚乐村一时风头无两,日进斗金。

乘胜追击,再开分店

1927年,栾玉琢审时度势,抓住机遇,决定在博山宋家胡同再建一座新饭庄,实行招股集资。据本地文史专家胡国忠、李海峰介绍,栾玉琢作为总发起人,他平时为人豁达,人缘好、爱交际;博山上层人士、工矿财团、社会各界朋友甚多。他联合张焕宸、贾慕谊(博山县党部负责人,后任博山考院小学校长)、石玉亭(窑业家)、程少鲁(煤矿老板)、梁锡三(博山城防司令)、栾馨五(博山一代名医)等,包括聚乐村成立之时的股东王雪峰、史叙九、杨子才、石毓琳、石毓尧共22位股东,另有复泰广、昇泰号二家商号参加作为共同发起人,成立聚乐村成记饭庄,仁和成的经理石毓琳和石毓尧仍旧是聚乐村成记饭庄股票的签发人。

博山现有仅存的一本《聚乐村成记股东议决章程》,《章程》共12条,附则一项,有二十四位发起人姓名,系蝇头小楷,共615个字。《章程》详细记载了聚乐村成记饭庄的经营宗旨、饭庄的定名、集资金额、入股人员的条件、结余分红的比例、对股东的要求、对领导班子的组成,对副理、司帐、庖师人员的规定、瞎帐的处理,召开股东会议的时间及遇特殊情况经理有权随时召开股东会议的决定等若干问题。

《章程》对集资入股做了详细说明,其第二条规定:“本号额定股本通用铜元六万吊,分作二百股,每股三百吊,以本国国籍为限。”  新成立的聚乐村成记饭庄有章程、有宗旨,对外发售股票,有独立的财务制度和股东会议制度,栾玉琢任总经理,另设副理七人。聚乐村成记集股金六万吊铜元,是聚乐村集资壹万吊铜元的六倍,可见聚乐村成记饭庄规模之大,分工负责之细。聚乐村成记饭庄和聚乐村饭庄都归栾玉琢领导,所以《聚乐村成记股东议决章程》规定的一切,聚乐村也必须遵照执行。聚乐村和聚乐村成记二家饭庄一个在博山东圩,一个在博山西圩,两个饭庄同时存在,统一管理。   

聚乐村成记饭庄和聚乐村饭庄并存了16年的时间。1943年,山东大旱,博山同样是颗粒不收,到处是逃荒、要饭的饥民,加上日军占领下的博山,民族工业萧条,商业不景气,饭店行业门前冷落,多半饭店关门倒闭,生意十分难做。为了求生存,栾玉琢决定关闭聚乐村成记饭庄,在徐州开办兴东饭店,聚乐村成记全体人员迁往徐州。至此,聚乐村成记饭庄完成了历史使命。第二年,栾玉琢改革以前发行的钱庄股票,以六吊铜元兑换一块银元的比例,聚乐村第三次发行股票,分作六十股,每股壹百银元,筹集资金六千现洋支撑着聚乐村的正常经营。

昔日的辉煌:座上珠玑 堂前黼黻

从一九一九年到一九三二年,经过十余年的经营,聚乐村积累了雄厚的资金。经股东会议研究,用款四千余银元,另觅新址扩大经营,于是在西冶街北首路东,新建了四合院,盖起了两座东西二层楼,比旧址大两倍。修建完毕后,经过油漆彩绘、装修粉刷,饭庄面貌较以前又高端气派了许多。据昃继广先生记载,新址上的聚乐村,两座中式楼房分列东西,大门檐下悬挂着“聚乐村”金字大匾,漆黑的狮环大门上,张贴着“聚太和气”、“乐适意游”两幅门联,门外还悬挂着四面铜质小招牌,镌刻着“包办酒席,随意小吃,烧烤燕耳,一应俱全”耀眼铮光的正楷字,铜牌下方系有红绿绸的流苏,随风飘荡,益增门楣之彩。进大门影壁上,画着一幅秀丽的山水画,再进月园门,便是宽敞清新的庭院,两楼走廊上有朱丽华饰的雕栏,金粉灿烂的画廊,楼前厦廊分别矗立着八根方柱,镌刻着古代名人佳句“旨酒盈罍,佳肴盈俎,珍履三千,乐适意游”的金字。饭庄客厅布置清雅绝俗,墙壁上名章秀画,琳琅满目。客厅正中,挂有王讷题写的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中佳句:“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殇而醉月。”中堂两边有配联一幅,上联“水自石间流出洁”,下联“风从花里过来香”,由本地书法家钱钟珊先生所题。在朱颜精雕的四扇木屏风上,镶嵌着博山特产琉璃“铺丝”画屏,两幅是博山名画家李左泉的山水画——雪景,两幅是丁耀东的花鸟画,为客厅增色不少。每间客厅都设有条山几,上列文石、盆景、名贵陶瓷等,内饰既雍容豪华,又高雅精致,供顾客茶余酒后欣尝玩味。每间包房都很雅致,各有名称,客人可根据不同的需求自选。聚福堂、聚禧堂、聚寿堂等等,寓意福、禄、寿、喜、财、康、和、顺、昌、吉十全十美。客厅中间的酒桌上,都铺着雪白的台布。为彰显饭庄特色,打造高端品牌,聚乐村所有餐具均为自己设计,再专门烧制而成。餐具细腻温润、玲珑剔透,客人还未举箸便为之吸引。高档餐具都是从景德镇定制,甚至从日本定制,再包金包银,故在聚乐村有“美食不如美器”之说。

由于经营有方,技术超群,服务周到,态度和蔼,聚乐村营业蒸蒸日上,每天平均接待顾客二十桌左右,如遇节日或大集,则多达三四十桌。在营业时间上,一般是早上八点开始营业,到午夜十二时方休。营业额最高时,每天曾达五、六百元现洋,这为聚乐村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这一时期,博山的琉璃制品畅销南北,料货庄生意兴隆,炉业工人的收入也成倍增长,西冶街上的“小炉匠”也成了聚乐村的座上宾。在手抄本《炉匠碰碑》中记载:“今春小炉匠,手艺实在强……先上永盛馆,聚乐村饭庄。”即是最真实的写照。连最基层的炉窑工人,也时不时到聚乐村打一顿牙祭,可见当时博山经济之繁荣和聚乐村影响之深远。

当时博山饭庄林立,比较出名的有双盛居、永盛馆、公和馆、鸿福楼、一心居等,但这些饭庄或因经营不善,或因菜肴不佳,生意日渐萧条,有的甚至出现亏损,以至于关门大吉;唯独聚乐村却日日高朋满座,生意兴隆。这要取决于聚乐村一众人马先进的经营理念和超出同行的远见卓识。在聚乐村的发展壮大过程中,栾玉琢、王广镛等负责菜品的研发与创新,张焕宸等有关股东则对聚乐村的经营理念、宴席规制、扩大再经营等作出决策。两方结合,相得益彰,聚乐村规模亦蒸蒸日上。

蹭蹬疮痍中委曲求全

日寇占领博山后,局势动荡不安,民族工商业要么破产,要么倒闭,经济一片萧条。栾玉琢为确保聚乐村能正常经营,上下逢迎,八方周旋。他一面接交帮会头目,拉好关系,一面对敌伪军人员及地方士绅,有意结交,减少麻烦。在经营方式上,改变过去那种只接待整席客人的做法,而是多种方式齐头并进,既包办大桌酒席,也设随意小吃。为方便普通百姓就餐,还零售“合菜”,即花两三角钱,就可买到一大碗有炒、炸、酱、拌的菜肴,既可下酒,又可佐餐,经济实惠,深受基层老百姓的欢迎。为了进一步扩大营业范围,他们还实行“煨菜”的办法,就是由师徒数人,带好原料和半成品,到张店、周村、青岛等地作加工生意,既保证了菜肴的质量不变,又保持了博山的地方风味,深受外地顾客的欢迎。据昃继广文章介绍,对当地的一些老主顾,聚乐村采取“摺字记帐”的办法,先用餐,后付款,一年三次分期讨款(端阳、中秋、春节)。这些老主顾大多是本地政界、乡绅等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在聚乐村年年陈新连续,从无清帐,每年尾欠接续于下年。这样既照顾了老主顾的脸面,也把这群人紧紧拉在自己周围。另外对一些家庭宴会不分远近,承诺送菜上门。这种做法一举数得,既方便了群众,又扩大了营业额,还让主客双方都倍感有面。

当然,聚乐村的经营也并非都是一帆风顺的,尤其是日伪时期,日本宪兵队及汉奸特务横行霸市,他们在聚乐村吃饭不仅不花钱,连即招妓陪酒的费用,都得由由柜上垫支。有时这些家伙还假惺惺的付钱,不收还不行,柜上只好象征性收几个,应付过去。但他们对饭稍不如意,即百般挑剔,甚至掀桌子砸窑货,有时还打骂伙计,掌柜还得出来赔情道歉,请客谢罪。

饭庄为了减少这类事情的发生,每逢节日都要向他们每人分送酒席一桌,以退为进,减少自身损失。谁知这些家伙贪得无厌,竟让柜上将酒席折成现金送去,其卑鄙程度让人无语。国民党统治时期亦是如此,如第二绥靖区王耀武的部队驻防四十亩地,该部长官用饭,由聚乐村包送三天,不仅分文不支,还将窑货全部扣留,类似事例数不胜数。柜上只好另立一本亏损账来核算亏损数额。

精耕细作,业务管理宽严相济

聚乐村不仅在对外经营上方法灵活,在对内管理上做到奖勤罚懒,张弛有度。昃继广先生曾介绍说,对积极肯干的学徒或伙计,栾玉琢会定期分别以提升、奖励、照顾等来加以鼓励;对工作懒散干活不踏实的,轻的扣发月支,重的婉言辞退。如柜上人员有生活困难或婚、丧,嫁、娶等急需事宜,经理都安排照顾,有的给以假日,有的可以先使“长支”,日后酌情归还,确有困难无力偿还者,还可一笔勾销,他这样付出一定的代价,换来的则是更多的剩余价值。栾玉琢常说:做买卖就是要讲本图利,只要上下齐手,就能“协力山成玉,同心土变金”。 他在用人上还有一招,就是光招学徒不请师傅,本号自行培养厨师,既可扬名,又便于掌握使用,一箭双雕,名利双收。

另外,聚乐村对自己的员工待遇比较优厚,除按月发月支外,每月还“擗小账”,即把茶资、赏钱以及酒瓶、包皮绳扣的处理费用归全体上下人员所有,在分配时不分职务高低大小,每人平均一份。有的伙计学徒分的小账,甚至高出其本人的工资。每年年底还有“辛劳费”,这笔钱就是从全年的纯盈利中提出一部分,按职务和分工的不同,在每年开市前,柜上定好数目,随月支一块支出。

此外,每年的重要节日,柜上都会对全体人员赠送实物,如小年时送糖瓜、蜡烛,除夕时送鸡、鱼、肉等。尤其到了正月十五,柜上全体人员都提前到号,整顿铺面,清扫卫生,添置货源,做好开店准备,十五、十六、十七三天,柜上摆席,上下人员一律参加,饭菜异常丰盛,这也是吸引员工对聚乐村忠心耿耿的一个重要原因。

聚乐村为保证饭菜质量,每天由经理亲自把关,检查红白二案,特别注愈配料和烹任操作规程。如检查白案时,不仅注意各类面食的发酵程度,连出笼馒头、花卷的松软度,面条、水饺的软硬度等,都亲尝亲看。如发现熟食有酸、硬、稀的情况,随时责成白案人员注意下次改正。为确保菜肴质量,经理经常带着一套匙碟和筷子,在厨房户口蹲点,通过 “看”、“闻”、“尝”的方法检查各类菜品的色香味情况,如不合格者,即让打回重做。对一些海味菜定有“三不准”的规矩,即不准以海茄代海参,不准以皮肚代鱼肚,不准以蛰皮代海蜇,以保证质量。经理还经常到席间串游,了解情况,见到顾客吃得盘净碗光,则对厨师褒奖有加,如发现有的菜剩的较多或根本未动,他随时找到厨师分析情况,找出原因,注意改正。他经常对管理人员和师徒伙计们说:“人叫人千声不语,菜叫人一点就到”,这是他多年的经验之谈。

为保证所进原材料质量,聚乐村从源头上就把好关,不让劣质材料进入店内。对一些干鲜海货,如烟台的海参,东北的口蘑,苏杭的玉兰笋干,以及鱼翅、燕窝等,都用卡片标明编号、产地、级别、价格等,存放在通风干燥的货仓内,随取随用。对新鲜的水产、肉类等,做到日进、日作、日销,不存隔宿菜,当日用不完的半成品,则用炖、炸、蒸、炒、馏等方法,进行加工后,储存于地窖内冷藏,保证质量。因此,顾客都把“聚乐村”出的菜叫“四时鲜”。

正是由于聚乐村在每一道程序上都严格把关,确保了菜品的质量、人员的素质、管理的规范,才使其在动荡的年代不仅没有倒闭,反而一步步发展壮大起来。

四四席:饮食规制的集大成

赵荣光先生在其著作《中国饮食文化史》中指出,淄博博山是鲁菜的发源地,被称为鲁中派系,其历史发端于西周齐国之时。清末以前,博山已形成了较为规范的宴席规制,比较高档的如“燕翅席”、“三台席”等,聚乐村在原有规制的基础上,经过不断探索很快便使“四四席”的规制趋于完备而推向极致,对博山及周边地区的宴饮习俗产生了空前影响。直到今天,博山人说起家乡“四四席”,仍然以聚乐村为龙头。

所谓“四四席”,一般就是按菜肴多寡分类的一种宴席,可供八人一桌聚餐的四平盘、四大件、四行件和四饭菜计十六品(重要宴席在正式饮酒之前尚有四干果、四点心、四鲜果及相配饮料之什)。

聚乐村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鹏先生多年来致力于博山饮食的研究与推广,尤其致力于“四四席”的研发与推广。据王鹏先生讲,博山“四四席”从诞生之日起,就非常注重菜品的搭配与协调,宴席的习俗及规制;它在发展中形成定式,又在定式后不断创新,经过百年的凝练,今天的“四四席”规制讲究、品格高雅、精于烹饪、风味醇厚、纯正精粹,已成为当地标志性主题饮食文化,被誉为淄博餐饮史上的里程碑。

王鹏先生介绍说,聚乐村“四四席”伴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和发展,融合了当地民俗特色,派生了酒文化、孝文化、礼仪文化、婚庆文化、师承文化、厨艺文化等丰富内容。从美食角度讲,“四四席”顺应了春夏秋冬四季变换,二十四节气交替更迭的自然属性,使宴席中的肴馔用料及烹饪技法随季节时令产生不同变化,迎合了“四季变换”、“四时常鲜”的健康餐饮理念。从美器角度讲,“四四席”蕴含菜品的器皿和酒具的使用规范,追求佐餐格调和宴席风格的统一和完美。从美的角度讲,“四四席”充满了对称平衡的宴席审美情趣。它将中国传统的“天圆地方”、“四面八方”的宇宙观和审美观融入了宴席之中。过去在聚乐村饭庄请客时,尊贵客席皆用圆桌,圆桌大都采用方形看盘陈列,主任居于四面位置(东、西、南、北),宾客居于八方位置(东北、东南、西北、西南),宾客间围绕一张圆桌,不分上下,也不分左右,少了几分客套,平添诸多融洽。从吉祥寓意角度看,“四四席”迎合了人们在传统观念上趋从吉祥的心理。“四”字含义,有“四红四喜”、“四平八稳”、“四季来财”等吉祥寓意。因此,“四四席”的叫法也就自然让人们充分地展开联想,把菜品和器皿的数值含义与社会理念进行了丰富的延伸。

“四四席”在座次礼仪上,突出的特征就是尊老敬贤。旧时基本规制是八人一桌,若坐七人则谓之“缺口席”,坐六人则谓之“敞口席”,以备劝酒者坐此空位,若坐九人则称为“挂角席”。座次行酒均分主宾,体现长幼尊卑。以正门或落台之地为基准,正对面为上,上席二人以左为尊,其中数字顺序代表尊贵地位由高到低的排序,席面宾主分明、合规中距。

主宾进屋之后,即是“茶叙”,需提前备好“四干果”,四种干果一般首选杏仁、核桃仁、花生、腰果等。茶饮要以季节为先,因时而变,即春饮花茶,夏饮绿茶,秋饮青茶,冬饮红茶。宾主食干果、品茗茶、聊生活、谈风情、感情容易拉近。

“茶叙”告一段落后,宴席正式开始。“四四席”的上菜规制是按照北方“一冷二热三汤”的程序进行。先上头菜标志着此席的规制级别,如头菜为鱼翅,即为鱼翅席;若为海参,即为海参席。在上菜程序上要求非常严谨,第一大件之后为第一行件,后面每上一大件菜要随上一行件菜,行件多为热菜,整桌宴席的菜品依次穿插上桌,顺序合规、主次清晰、搭配完美,特色鲜明。

作为饭店一方,严格按照“四四席”的规制和礼节上菜;作为食客的一方自然也不敢坏了规矩。王鹏先生讲道,一般在第一个大件上桌之际,主宾要解囊掏赏,犒劳赏赐大厨两个红包,以示对大厨的慰劳和鼓励,激励大厨把饭菜做的更加丰盛完美。大厨收到红包后,要按照当地风俗用脸盆盛上热温水,泡上毛巾,端至席口,将热毛巾拧至脱水,给主宾打热手巾把。用这种方式给主宾回礼,这也是在本地区规制宴席中的一种独特的做法,体现出的是一种注重礼尚往来的礼仪规范。

“四四席”在敬酒方面注重长幼有序,主次分明。当第一个大件菜上桌后,主家最受尊敬的长者要为宾客敬酒。第二个大件菜上桌后,是主家的父辈为宾客敬酒。到第三个大件菜上桌后,是主家的平辈为宾客敬酒。待第四个大件菜上桌时,主家晚辈方可敬酒。这种长者在先、层次有序、有条不紊的敬酒礼仪体现出的是对宾客的尊重与爱戴,也是对地域传统饮食礼仪文化的传承和发展。这种敬酒礼仪与我国饮食文化中的伦理、道德实现了深度融合。

百年岁月后的华丽转身

聚乐村经过多年经营,确立了博山餐饮业的龙头地位,在博山一带无人不晓,整日顾客盈门,且名扬海外。各界名流若到博山,一定要到聚乐村品尝一下博山菜,京剧“四大名旦”在博山演出时,亦是在此设宴请客,可谓是风光无限。在抓服务质量的同时,聚乐村也非常注重后备力量的培养。仅老厨师王光镛带的徒弟中比较有名的就有冯兰谱、李永昌、孙乐金、吕经渭、伊善德、冯斯泰等,新中国成立后,这些人分别被抽调到国务院及各省、市的招待所工作,个个能担当重任、出色完成工作。

1925年2月,王尽美到淄博地区开展工作。在博山,他通过张焕宸出面,邀集博山县11个行业公会的董事、会长及文化、教育、医务界的知名人士、老同盟会员等40余名代表,在聚乐村饭店集会,商讨成立博山县国民会议促成会事宜。会议宣布淄博国民会议促成会成立,并通过了《宣言》和致孙中山、段祺瑞以及各省法团的通电。留下了一段大革命时期国共合作的佳话。

国共战争时期,物价飞涨,民不聊生,聚乐村也和其他行业一样,一度停业。博山解放后,党和政府实行了“保护民族工商业”的经济政策,各行各业都得到了扶持与发展,“聚乐村”才又获得了新生。

如今,聚乐村作为博山菜系的中流砥柱,更是焕发了无穷生机,2003年,聚乐村四个传统菜肴被评为中华名小吃;2006年,聚乐村被评定为国家首批中华老字号。2012年,投资2800余万元,兴建了现在的聚乐村饭庄和聚乐村饮食博物馆。走进现在的聚乐村饭庄,即进入了一家“能吃的博物馆”,人们在感慨其古色古香的艺术氛围时,更为其精美绝伦的菜品所征服。它跌宕起伏的历程,如同一部命运交响曲,带给人诸多思考和感悟。谈到聚乐村的未来,它的当家人王鹏先生说到:“我们一直致力于大众饮食文化的传播和企业与市场的接轨,这是我们的方向。只有将饮食文化植根于大众之中,它才会有生命力。聚乐村是百年老字号,它还会一直传承下去。”这是博山餐饮业的福音,也是鲁菜文化和中华饮食文化的一个缩影。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张召旭